新疆35选7 500期走势图|新疆35选7开奖直播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南縣文化>湖西文藝

半工半讀北大夢 作者 柳哲

2019年03月17日 瀏覽量:185 來源: 本站原創 作者: 柳哲

半工半讀北大夢

柳哲

二十三年前,我放棄了浙江浦江圖書館曹聚仁資料館的工作,懷揣家中僅有的3000元錢積蓄,奔向北大,開始了漫長的北大精神尋夢之旅。

在時任北大中文系辦公室主任張興根先生的引薦與安排下,我穩穩當當的被安排進北大的宿舍。雖然一個床位120元,在當時,費用也不算低。我在北大旁聽的生活,大約維持了四個月光景,所帶的盤纏,已所剩無幾。

為了開源節流,我也試著兼職打小工。有一次,在北大的公告欄里,有一家公司,需要找人代抄論文目錄。于是我報了名,最后也被錄用了。記得那幾天,我每天坐公交車去中科院,在圖書館里,恭恭敬敬地抄寫,一絲也不敢馬虎。那時,我一名北大旁聽生,也不甘心落后于北大科班生。順利完成公司的抄寫任務,領到了每小時七八元的抄寫費,那高興勁兒甭提啦。這是我在北大,通過打工掙得第一筆錢。雖然抄寫的時間不長,所得的數目也不多。但這次經歷,卻讓我難以忘懷。

后來,囊中羞澀,我曾私下寄居過北大二教一處廢棄不用的樓道間。這是一處名副其實的斗室,約有三四平米,只夠放下一塊床板,一張桌子。這里沒有暖氣,沒有窗戶,也沒有電燈。蝸居在這里,聽課之余,博覽群書,撰寫日記,即使墨水瓶墨汁結成冰,也沒有放棄,理想在這里點燃。

隨著,費用吃緊,生計成了當務之急。當時,二教附近,大興土木,不少民工涌進了北大。為了找工作,我試著與農民工接觸,一是體驗生活,為自己創作積累素材。另外一方面,是為了尋找打工機會。一位南方的農民工大哥,人很和善,我們交流后,他欽佩我,同情我,答應幫我介紹活。

北大二教旁的簡易房,需要拆掉,他請示了工頭,讓我去幫忙,拆磚搬磚。一開始,我也有些遲疑,平時就在二教上課,老師與同學看到了,那多沒面子啊。但一想到家里的父母,長年累月,面朝黃土背朝天,酷暑嚴寒,辛勤勞作。26歲的自己,還不能自立,真是慚愧。

第二天早上,我爬上了墻頭,開始忙活起來。農民出身的我,干點苦力,按說不是問題。但一刻不停地搬動紅磚,沒有戴手套,時間久了,手指很快起了血泡。想到父母,我又咬咬牙,堅持了下來。當天,我領到一二百元的報酬,心里還是樂滋滋的。

后來,我在北大任教的幾位老鄉的推薦下,我到北大出版社文史哲編輯部兼職,專門負責《全宋詩》的校對。這一份工作,對我來說是對口的。我從小喜歡鄉土文化,酷愛家譜,對于古籍,情有獨鐘。經過北大的旁聽,古文基礎也有了較大提高。這份工作,時間可以自由支配,不影響我旁聽喜歡的課程。往往晚上與周末加班加點進行校對,平時挽起了書包走進北大課堂。這樣半工半讀的生活,又維持了大約一年半。當時校對,工資比較優裕,每月數千元的收入,讓我有了積蓄,生活有了改觀,逛書店跑書攤,那時我買的書也最多,一大摞一大摞的把新書、舊書抱回了家,堆滿了出租屋里,成為名副其實的"書巢"。

那一段時間,我先后旁聽了北大中文系、歷史系、哲學系等院系的課程,雖然缺乏系統,但多少走馬觀花了解了一番。對于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對于北大教授們的治學路徑與人格操守,有了深切的感受,讓我受益終生。

坐在寬敞的書房中,在良好的環境下,從容地著書立說,不能不感激在北大游學時打下的扎實學術根基,更感謝那段打工的日子,磨煉了意志,成熟了心性。二十年的游學,終于熬成了學者,也出版了著作,并在京創辦了京城游學堂與中華姓氏大講堂,從事公益與文化事業。

一名青年農民,成為一名譜牒學者,不無玙北大打工的經歷在京成家立業,愛我所愛,追求夢想,為了中國家譜文化的復興事業,為了讓中國家譜與家訓文化,走進千家萬戶,為了實現中華民族騰飛的"中國夢",而竭盡綿薄之力!

北大是我的精神家園,也是我的心靈歸宿。秉承北大精神,敢于社會擔當,勇于理性批判,承載使命,直道而行,為北大勇立潮頭,而竭盡綿薄之力!

旁聽生眼里的北大教授

錢理群講課時黑板擦和衣服一起用

在北大,像我一樣旁聽的人很多,有不少旁聽生通過努力改變了命運,有考上研究生的,也有出國深造的,還有成為自由職業者的,寫書、撰稿、畫畫……這一切,要歸功于北大對我們這些旁聽生的愛護和滋養。謝冕曾在一篇文章里這樣寫道:"燕園其實并不大,未名不過一勺水。水邊一塔,并不可登;水中一島,繞島僅可百余步;另有樓臺百十座,僅此而已。但這小小的校園卻讓所有在這里住過的人終生夢繞魂牽。"

我在北大旁聽,沒有固定的導師。但我聽錢理群教授和陳平原教授兩位先生的課程最久,收獲最大,我也將這兩位教授引為自己的"精神導師"和"學術導師"。

在來北大求學之前,我與錢理群教授就有了書信交往,這與鼓勵我到北大求學的北大中文系辦公室主任張興根先生有莫大的關系。1995年,我正在浙江省浦江縣負責曹聚仁資料館的籌備工作,當年7月,我將曹聚仁資料館的征集資料函寄到了北大中文系,張先生主動邀請錢理群教授幫我撰寫了《曹聚仁與周作人》的研究文章。

來到北大后,我選修了錢理群的"1948年文學"的專題課,整整聽了一學期。后來,他又開了"周氏兄弟研究"的專題課,我也聽完了這門課。在北大20年,我儼然成了一名"錢理群迷",凡是有他的課程或學術講座,我都盡量去聽,有他的新書出版,我也盡量購買或去圖書館借閱。

在北大聽課,我很少提問。有一次在錢先生的周氏兄弟討論課上,我向他提了個問題,請他談談曹聚仁。錢先生用非常謙遜的態度,講了他對曹聚仁的看法。錢理群說,他只讀過曹聚仁不多的幾種著作,他認為曹聚仁是一位很有見解的作家,他寫的《魯迅評傳》,就沒有將魯迅捧為神,而是將魯迅視為活鮮鮮有血有肉的人。他認為曹聚仁是一位值得研究的現代文化名人。后來,我在北大籌備曹聚仁研究中心時,請他做學術顧問,每期《曹聚仁研究》印出來時,我也會在他的信箱里塞一份。

在校園里,我經常見到錢先生,他總是提著一個小布袋,走路興沖沖的。碰面了我會鄭重地問候一聲:"錢教授,您好!"他總是一臉和氣地點點頭。

錢理群講課非常有激情,聽課的學生往往受到他的情緒感染。錢理群的導師、已故學者王瑤先生曾說,錢理群的課比包括他自己在內的許多老先生講得好。王瑤先生也有文字記載錢理群先生講課的情形:"在北大,中文系老師講課的風格各異,但極少見像老錢那么感情投入者。由于激動,眼鏡一會兒摘下,一會兒戴上,一會兒拿在手里揮舞,一副眼鏡無意間變成了他的道具。他寫板書時,粉筆好像趕不上他的思路,在黑板上顯得踉踉蹌蹌,免不了會一段一段地折斷;他擦黑板時,似乎不愿耽擱太多的時間,黑板擦和衣服一起用;講到興頭上,汗水在腦門上亮晶晶的,就像他急匆匆地趕路或者吃了辣椒后滿頭大汗。來不及找手帕,就用手抹,白色的粉筆灰沾在臉上,變成了花臉。即使在冬天,他也能講得一頭大汗,脫了外套還熱,就再脫毛衣。下了課,一邊和意猶未盡的學生聊天,一邊一件一件地把毛衣和外套穿回去。"

錢理群對來北大旁聽的學生也是鼓勵有加,我不止一次在課堂與學術講座中,聽到錢先生對北大旁聽生的鼓勵與支持。我有一位同在北大旁聽的朋友陳君,曾得到錢理群的極大幫助:陳君為了能進北大圖書館借閱圖書,請錢理群擔保辦理借書證,錢理群欣然與陳君一起到圖書館,雖然借書證最后沒有辦成,但錢理群的熱心腸溫暖了陳君很久;陳君身無分文時,曾向錢理群求助,錢理群二話沒說,送給了他一些錢;陳君的飯卡,也是錢理群借給他用的……那時我聽陳君講述這些往事時,分明看到他的眼里噙著淚水。

校長也來旁聽中文系課程

我曾經"偷聽"陳平原教授的課程與學術講座多年,陳先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6年,我選修陳平原教授的"中國文學百年"的研究生專題課。這是我第一次知道"陳平原"這個名字。陳先生個子不高,戴著眼鏡,非常斯文也很精神,有一股"名士風流"。他思維敏捷,記憶驚人。他的課,注重學理分析,喜歡以小見大,廣征博引。來北大之前,我雖然已在家鄉從事曹聚仁資料館的籌備和鄉土文化研究,但對當代學術了解不多。最初聽陳先生的課,一時很難真正領會。后來跟著陳先生在學術里"信馬由韁"跑了一圈后,才漸漸有所領悟,這也為我以后從事學術研究打下了基礎。

在旁聽生涯中,我還與哲學泰斗張岱年、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以及當時的北大校長許智宏有過一面之緣。

我與張岱年先生的結識,純屬偶然。1996年初,我剛到北大。在三角地博實商場,我看見一位拄拐杖的長者,因所需文具售罄,準備打道回府,我主動上前對他說:"如果方便,您請留個地址,我幫您去校外購買。"張先生沒有一點戒心,毫不猶豫給我留下家庭住址。這時,我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學界泰斗——張岱年先生。

我到校外買到了先生需要的復寫紙,按照地址給張老送去時,先生連聲道謝。他的家人沏茶倒水,熱情招待我。先生與我,邊喝茶邊攀談起來。當我提及曹聚仁時,張岱年老先生十分激動,告訴我說,在特殊時期,曹聚仁在著作里,曾不止一次肯定過他。

臨走時,張岱年老先生執意要付錢給我,我連連擺手說:"一點小錢,不成敬意!我倒想求贈先生大著。"先生欣然應允,從書架上,找出一冊厚厚的《張岱年學術論著自選集》,簽名后送給了我。依稀記得簽名的內容:"柳哲同志惠存,張岱年,1996年6月15日于北大寓所"。我如獲至寶,珍藏至今。

我與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也有過一段不解之緣。2004年,光華管理學院舉辦講座,聞訊而來的聽眾擠滿了樓道。講座組織者以教室滿員為由,把不少聽課者拒之門外,我也在被拒之列。情急之下,我就去找時任光華管理學院院長的厲先生,看他能否幫助我們。我說:"教室過道與門口,仍有一些多余空間。站著聽講,也沒關系。懇請厲院長'開恩'。"厲先生聽完,就與我一起來到門口。他對組織者揮手示意讓我們進去,于是我們魚貫而入。光華管理學院的開放程度,不亞于北大中文系。一開學,光華管理學院就會在公告欄內,張貼課程表。既方便了本校學生選課,也便利了校外人士旁聽。

我與北大前校長許智宏的相識,更具戲劇性。當時,我正在旁聽北大中文系孔慶東教授的課,一回頭,看見當時的北大校長許智宏就坐在我的背后,一邊認真聽講,一邊做筆記。我也大膽和他攀談起來,許智宏說,自從他當北大校長以來,無論再忙,在一年當中,都要抽出一定時間,親自到教室,旁聽有關北大教授的課程,不僅可以了解教學情況,而且也可給自己"充電"。許智宏的這番話,也令我深刻理解了北大的精神。

我還記得,當時北大用餐難,餐卡一卡難求,北大原黨委書記王學珍,將這份"福利"讓給了我;曾幾何時,生活拮據,借錢無門,北大教授周文駿向我伸出援助之手;我一個人在京過年,北大圖書館工作的老鄉蔣剛苗博士,邀我除夕夜去他那里吃年夜飯,共敘鄉情……這些師長,如縷縷和煦春風沐浴我成長,讓我在艱苦的環境下奮發向上。我的點滴進步,都離不開他們的提攜與培養。

大學者與普通人

我與清潔工出身的"藏書狀元"魏林海先生與北大學界泰斗季羨林先生,曾演繹過一段大學者與普通人的感人至深的故事。

季先生生活樸素,一生喜穿中山裝。有一次,剛來報到的北大新生,把他誤以為"校工",叫喚他幫忙照看行李。課堂上,才知"校工",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北大副校長與資深教授,讓他尷尬不已。

每年春節,魏先生都要去季先生家拜年。在書香味十足的客廳里,他們談笑風生,談學問,說做人,憶往事……每一次臨走時,他總是不忘"禮尚往來",給一些阿膠、西洋參一類的滋補品,以示"回禮",孝敬魏先生年邁的父親,并囑咐一定要代為問候。

季羨林不無幽默地稱許魏先生為"畸人",并題詞嘉勉他:"林海先生所從事之工作,與其弘揚文化之熱忱,頗有距離,然而,林海先生竟能一身而二任之,真可以入畸人傳矣。"

有一年,魏先生舉辦書畫展,最初想請一位熟悉的知名畫家題詞,卻遭遇"閉門羹"。他一氣之下,跑到季先生家,冒昧索求題詞,結果如愿以償。季先生為展覽題簽:"六郎莊農民書畫展",并將新出的一本散文集,題上"梅花香自苦寒來",一并贈送給魏先生,留作紀念。

我在北大游學二十年,自費研究曹聚仁,與季先生也有過一段不解之緣。1998年6月底,我冒昧登門,懇求季先生題詞紀念曹聚仁。他不以為忤,并熱情接待了我。1998年6月28日,他欣然為紀念曹聚仁題詞:"聚仁先生是魯迅先生的朋友,著作等身,在中國文壇上功不唐捐,中國學人會永遠懷念他。"

魏先生是清潔工,我是北大旁聽生,可謂都是普通人。作為大名鼎鼎的大學者,提攜后進,不遺余力,平易近人,毫無架子,在"只敬羅衫不敬人"的今天,實在難能可貴,讓人緬懷不已!

北大游學二十余年,奠定了人生的根基!人不能掌握生命的長度,但可以把控生命的寬度!我沒有賤賣自己的青春,而是執著追求自己的夢想,咬定青山不放松,不拋棄,不放棄,一鼓作氣,出版了著作,創辦了學堂,保護了文物,踐行了大愛!

梅花香自苦寒來!不少北大邊緣人,通過努力,化蛹成蝶,改變了命運。考研考博,繼續深造;創辦企業,為國分憂;著書立說,傳播思想……不同領域,各顯其能!

博雅如高人,特立萬物表!北大旁聽傳統,造就了一批批社會精英,推動了社會的進步,國家的富強。新時代,但愿北大,提升教學質量的同時,利用新技術,敢于擔當,正如周其鳳校長所期望的“共享北大夢”——“讓所有想做北大學生的人,都成為北大的‘學生。’”“讓全國人民共享北大、共享北大優質教育資源。”“北大是全國人民的北大,把北大優質課程,提供給全社會共享,是北大的責任和義務,這樣能更好地服務和回報社會,更好地滿足公眾對北大優質教育資源的訴求。”但愿北大,發揚傳統,為更多的有志求學的社會人士,提供更多的方便,以培養更多的國家棟梁,助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 責任編輯:秦 俊
  • 審  稿:李 輝
  • 簽  發:姚 偉
更多
新疆35选7 500期走势图 三公扑克牌作弊 三公游戏下载 北京pk10高手技术分享 什么是澳门时时彩 明仕亚洲 官网 创富精英网站3肖6码 利宝网手游交易平台 牛牛作弊器 91y哪里可以上下分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